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封神演义-第二部pdf

时间:2019-06-06 13:1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封神演义-第二部》.pdf

  本文档一共被下载:

  ,您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后下载本文档。

  1.本站不包管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间接下载发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2.该文档所得收入(下载+内容+预览三)归上传者、原创者。

  3.登录后可充值,当即主动返金币,充值渠道很便当

  同意并起头全文预览

  中国古典精髓文库 封神演义 第二部 (明)许仲琳 著 封神演义 ·303· 第三十四回 飞虎归周见子牙 诗曰: 左道傍门乱似麻,只因昏主起波查。 贪淫不避彝伦序,乱政谁知国是差。 将相自应归圣主,韩荣何以阻行车。 半途得遇灵珠子,砖打伤残枉怨嗟。 话说黄滚蒲伏爬行军门请罪,见韩荣,口称 :“犯官黄滚特来 叩见总兵 。”韩荣忙答礼曰 :“宿将军,此事皆系国度重务, 亦非末将敢天自专,今宿将军如斯,有何见谕?”黄滚曰 :“ 黄门犯罪,理当正罪,原无可辞;但有一事,情在可矜之列, 望总兵书外施仁,开此一线活路,则愚父子虽死九泉,戴德无 涯矣 。”韩荣曰 :“何事分付?末将愿闻。”黄滚曰 :“子累 父死,滚不敢怨。奈黄门七世忠良,未尝有替臣节,今倒霉遭 此劫数,使我子孙一概屠戮,情实可悯。不得已,肘膝求见总 兵,可怜念蒙昧冲弱,罪在可宥。乞总兵放此七岁孙兒出关, 存黄门一脉。但不知将军意下若何?”韩荣曰 :“宿将军差矣! 荣居此地,自有官守,岂得循私而忘君哉!譬如宿将军权居元 首,职压百僚,满门富贵,尽受国恩,不思报本,纵子反商, 罪在不赦,髫龀无留。一门犯罪,毫不容私。解进朝歌,朝廷 封神演义 ·304· 自有公论,洁白终究有分。那时名正言顺,谁敢不服?今宿将 军欲我将黄天祥放出关隘,吾便与叛逆通同,欺侮朝廷,纲纪 安在!吾与宿将军皆不成免,这个决不敢从命 。”黄滚曰 :“ 总兵在上:黄氏犯罪,一门良眷颇多,料一婴兒有何妨碍,纵 然释放,能成何事?这个情分也做得过 。‘怜悯之心,人皆有 之。’将军何苦执一而不开一线之便利也。想我黄门功积如山, 一旦如斯,古云 :‘当权若不可便利,如入宝山白手回。’人 生岂能保得百年常无事。况我一家俱系含冤负屈,又非大奸不 道,安心背叛者;望将军怜念,舍而逐之,生当衔环,死当结 草,决不敢有负将军之大德矣 。”韩荣曰 :“宿将军,你要天 祥出关,末将除非也附从叛亡之人,随你往西岐,这件事才做 得。”黄滚三番四次,见韩荣法律不允,黄滚大怒,对二孙曰: “吾居元帅之位,反去下气求人!既总兵不愿容情,吾公孙愿 投圈套,何惧之有 !”随往韩荣帅府,自设囹圄,来至监中。 黄飞虎忽见父亲同二子齐到,放声大哭 :“岂料今日如老爷之 言,使不肖子为万民大逆之人也 !”黄滚曰 :“事已到此,悔 之无益。当初原教你饶我一命,你不愿饶,我又何须怨恨 !” 不说黄滚父子在囹圄悲啼,且表韩荣既得了黄家父子功勋,又 收拾黄家货财瑰宝等项,众官设酒,与总兵贺功。大吹大擂, 乐奏笙簧,众官欢饮。韩荣正喝酒两头,乃商议解官点谁。余 化曰 :“元帅要解黄家父子,末将自去,方保无虞。”韩荣大 喜 ,“必需先行一往,吾心方安。”当晚酒散。次日,点人马 三千,把黄姓犯官共计十一员,解往朝歌。众官置酒与余化饯 别。饮罢酒,一声砲响,起兵往前进发。行八十里至界牌关。 黄滚在陷车中,看见帅府堂照旧,谁知今作犯官,睹物伤情, 不由泪落。关内军民一齐来看,无不感喟流泪。 不说黄家父子在路,且言乾元山金光洞有太乙真人枯坐碧 封神演义 ·305· 游床,正运元神,忽心血来潮。看官:但凡仙人,懊恼、嗔痴、 爱欲三事永忘,其心如石,再不摆荡;心血来潮者,心中忽动 耳。真入袖里一掐,早知此事,”呀!黄家父子有厄,贫事理 当救之 。”唤金霞童兒 :“请你师兄来。”童兒至桃园,见哪 吒使枪。孺子曰 :“师父有请。”哪吒收枪,来至碧游床下, 倒身下拜,”门生哪吒有,不知师父唤门生有何利用?”真人 曰 :“黄飞虎父子有难,你下山救他一番;送出汜水关,你可 速回,不得有误。久后你与他俱是一殿之臣 。”哪吒原是好动 的,心中大悦,慌忙收拾,打点下山;脚登风火二轮,提火尖 枪,离了乾元山,望穿云关来。好快!怎生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脚踏风轮起在空,乾元道术妙无限。 漫游全国如风响,忽见穿云眼角中。 话说哪吒踏风火二轮,顷刻到穿云关落下,来在一山岗上, 看一会,不见动静,站立多时,只见那壁厢一枝人马,旗幡招 展,剑戟森严而来。哪吒想 :“平白地怎就杀将起来?必定寻 他一个不是处方可脱手 。”哪吒一时想起,作个歌兒来,歌曰: “吾当发展不记年,只怕尊师不怕天。 昨日老君从此过,也须送我一金砖 。” 哪吒歌罢,脚登风火二轮,立于咽喉之径。有探事马飞报 与余化 :“启老爷:有一人脚立车上,作歌 。”余化传令扎了 营,催动火眼金睛兽,出营旁观。见哪吒立于风火轮上。怎见 得,有诗为证,诗曰: 封神演义 ·306· 异宝灵珠落在尘,陈塘关内脱真神。 九湾河下诛李艮,怒发抽了小龙筋。 宝德门前敖光服,二上乾元现化身。 三追李靖方认父,秘授火尖枪一根。 顶上揪巾光光耀,水合袍束虎龙纹。 金砖四处无遮挡,乾坤圈配混天绫。 西岐屡战成功勋,立保周朝八百春。 东进五关为前部,枪展旗开迥绝伦。 莲花化身无坏体,八臂哪吒四处闻。 话说余化问曰 :“登风火轮者乃是何人?”哪吒答曰:“ 吾久居此地,若有过往之人,非论官员皇帝,都要留些买路钱。 你现在往那里去?乞速奉上买路钱,让你好趕路 。”余化大笑 曰 :“吾乃汜水关总兵韩荣前部将军余化。今解反臣黄飞虎等 官员往朝歌请功。你好斗胆,敢挠路径,何为歌兒!可速退去, 饶你人命 。”哪吒曰 :“你本来是捉将有功的,今往此处过; 也罢,只送我十塊金砖,放你过去 。”余化大怒,催开仗眼金 睛兽,摇方天画戟飞来直取。哪吒手中枪急架相还。二将交加, 一场大战,往来冲突。一个七孤星,豪杰猛虎;一个是莲花化 身的,抖搜神威。哪吒乃仙传妙法,比众大不不异,把余化杀 的力尽筋舒,掩一戟,扬长败走。哪吒曰 :“吾来了!”往前 正趕,余化回头,见哪吒趕来,挂下方天画戟,取出戮魂幡来, 如前来拿哪吒。哪吒一见,笑曰 :“此物是戮魂幡,只何足为 奇 !”哪吒见数道黑气奔来,哪吒只用手一招,便自接住,往 豹皮郛中一塞,大叫曰 :“有几多?一搭兒放未来罢!”余化 见破了宝贝,拨回飞禽,来战哪吒。哪吒想 :“奉师命下山, 来救黄家父子,恐余化泄了机,杀了黄家父子,反为不美 。” 封神演义 ·307· 左手提枪,挡架方天戟,右手取金砖一塊,丢起空中,喝声: “疾!”只见五采瑞临六合暗,乾元山上宝生光。那砖落将下 来,把余化顶盔上打了一砖,打的俯伏鞍鞒,窍中喷血,倒拖 画戟败走。哪吒趕了一程,自思 :“吾奉师命,来援黄家父子, 若贪追袭,可不误了大事 。”随登转双轮,发一塊金砖,打得 众兵星飞云集,崩溃冰消,各顾人命驰驱。哪吒只见陷车中垢 面蓬头,厉声大喊曰 :“谁是黄将军?”飞虎曰:“登轮者是 谁?”哪吒答曰 :“吾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姓李, 双名哪吒。知将军今有小厄,命吾下山相援 。”武成王大喜。 哪吒将金砖磕开陷车,将众将放出。飞虎倒身拜谢。哪吒曰: “各位将军慢行。我现在先与你把汜水关取了,等将军们出关。 ”世人称谢 :“多感大德,立救残喘,尚容伸谢。”大家将短 器械执在手中,切齿咬牙,怒冲牛斗,随后而行。 且说余化败回汜水关来,火眼金睛兽两端见日走千里;穿 云关至汜水一百六十里。韩荣在府内,正与众将官喝酒作贺, 欢心悦意,谈讲黄家事体。忽报 :“先行官余化等令。”韩荣 大惊 :“去而复反,此中事有可疑。”忙令 :“进见。”恰是: “入门休问荣枯事,观见容颜便得知。”忙问曰 :“将军为何 回来,面庞失色,似觉带伤?”余化请罪曰 :“人马行至穿云 关快要,有一人欠亨姓名,脚登风火二轮,作歌截路。末将会 面,要我十塊金砖,方肯放行。末将不忿,与他大战一场。那 人枪法精奇,末将只得回骑,欲用宝贝拿他,刚刚举宝时,那 人用手接去。末将不服,勒回骑与他交兵,见他手动处,不知 取何物,只见黄光闪动,被他把末将颈项打坏,故此败回 。” 韩荣慌问曰 :“黄家父子如何了?”余化答曰:“不知。”韩 荣顿足曰 :“一场辛苦,走了反臣,皇帝晓得,吾罪怎脱!” 众将曰 :“料黄飞虎前不克不及出关,退不克不及往朝歌,总兵速遣人 封神演义 ·308· 马,扼守关隘,以防众叛逆透露 。” 正议间,探事官来报 :“有一人脚登车轮,提枪威武,称 名要'七首将军' 。”余化在傍答曰 :“就是此人。”韩荣大 怒,传诸将上马 :“等吾擒之!”众将得令,俱上马出帅府, 全军簇拥而来。哪吒登转车轮,大喊曰 :“余化早来见我,说 一个大白 !”韩荣一马当先,问曰 :“来者何人?”哪吒见韩 荣戴束发冠,金锁甲,大红袍,玉束带,点钢枪,银合马,答 曰 :“吾非别人,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姓李,名哪 吒;奉师命下山,特救黄家父子。刚刚正遇余化,不曾打死, 吾特来擒之 。”韩荣曰 :“截抢朝廷犯官,还来在此疯狂,甚 是可恶 !”哪吒曰 :“成汤气数该尽,西岐圣主已生。黄家乃 西岐栋梁,正应上天垂象;尔等又何违背天命,而造此意外之 祸哉 。”韩荣大怒,纵马摇枪来取。哪吒登轮转枪相还,轮马 订交,未及数合,摆布一齐环绕上来。怎见得好一场大战: 咚咚鼓响,杂彩旗摇。全军齐呐喊,众将俱枪刀。 哪吒锏枪生烈焰;韩荣顿时逞英豪。众将精力雄似虎; 哪吒像狮子把头摇。众将如狻猊摆尾;哪吒似搅海金 鳖。火尖枪犹如怪蟒;众将兵杀气滚滚。哪吒斩关落 锁施威武;韩荣阻挠豪杰气概高。全国干戈从此起, 汜水关前头一遭。 话说哪吒火尖枪是金光洞里教授,使法分歧,出手如银龙 探爪,收枪似走电飞虹,枪挑众将,纷纷落马。众将抵不住, 各自逃生。韩荣舍命力敌。正酣战之间,后有黄明、周纪、龙 环、吴谦、飞彪、飞豹一齐杀来,大叫曰 :“这去必定拿韩荣 报仇 !”且说余化没何如,奋勇催金睛兽,使画杆戟,杀出府 封神演义 ·309· 来。两家混战。哪吒见黄家众将杀来,用手取金砖丢在空中, 打将下来,正中守将韩荣,打了护心镜,纷纷破坏,落荒便走。 余化大叫 :“李哪吒勿伤吾主将!”纵兽摇戟来取,哪吒未及 三四合,用枪架住画戟,豹皮郛内忙取乾坤圈打来,正中余化 臂膊,打得筋断骨折,几乎坠兽,往东北上败走。哪吒取汜水 关。黄明等六将,只杀得关内全军乱窜,肆意剿灭。次日,黄 滚同飞虎等齐至,到把韩荣府内之物一总装在车辆上,载出汜 水关,乃西岐地界。哪吒送至金鸡岭道别。黄滚与飞虎众将感 谢曰 :“蒙令郎垂救愚生,实出望外。不知何日再睹尊颜,稍 效犬马,以尽血诚 。”哪吒曰 :“将军前途保重。我贫道不日 也往西岐。后会有期,何须过誉 。”世人别离。哪吒回乾元山 去了。不题。 话说武成王同原旧三千人马并家将,还在一路上晓往夜住, 过了些高山凸凹蹊岖路,险水颠崖深茂林。有诗为证,诗曰: 别却朝歌归圣主,五关成败力难支。 子牙从此刀兵动,准被四九伐西岐。 话说黄家众将过了首阳山、桃花岭,度了燕山,非止一日, 到了西岐山。只七十里即是西岐城。武成王兵至岐山,安了营 寨,禀过黄滚曰 :“父亲在上:孩兒先往西岐,去见姜丞相。 如肯纳我等,就好进城;如不纳我等,再做事理 。”黄滚曰: “我兒言之甚善。”黄飞虎缟素将巾,上骑行七十里至西岐。 看西岐景色:山水秀丽,风土淳厚,大不不异。只见行人让路, 礼别尊卑,人物茂盛,地利险阻。飞虎叹曰 :“西岐称为圣人, 今公然民安物阜,简直舜日尧天,夸之不尽 。”进了城,问: “姜丞相府在那里?”民人答曰:“小金桥头即是。” 封神演义 ·310· 黄飞虎行至小金桥,到了相府,对堂候官曰 :“借重你禀 丞相一声,说朝歌黄飞虎求见 。”堂候官击云板,请丞相升殿。 子牙出银安殿。堂候官将抄本呈上。子牙看罢,“朝歌黄飞虎 乃武成王也。今日至此,有甚么事?”忙传 :“请见。”子牙 官服,迎至仪门拱候。黄飞虎至滴水檐前下拜。子牙顶礼相还, 口称 :“大王驾临,姜尚不曾远接,有失迎迓,望乞勿罪。” 飞虎曰 :“末将黄飞虎乃是难臣,今弃商归周,如失林飞鸟, 聊借一枝。倘蒙见纳,黄飞虎感恩不浅 !”子牙忙扶起,分宾 主序坐。飞虎曰 :“末将乃商之叛臣,怎敢列坐丞相之傍?” 子牙曰 :“大王言之太重!尚虽忝列相位,昔曾在大王治下; 今日何以太谦?”飞虎刚刚告坐。子牙躬身请问曰 :“大王何 事弃商?”武成王曰 :“纣王荒淫,权臣当道,不纳忠良,专 近小人,贪色不分日夜,不以社稷为重,残杀忠良,全无忌惮, 施土木谗谄万民。今除夕,末将德配朝贺中宫,妲已设想,诬 陷末将德配,致使坠楼而死。末将妹子在西宫,得知此情,上 摘星楼明正其非,纣王方向,又将吾妹采宫衣,揪后鬓,摔下 摘星楼,跌为齑粉。末将自揣 :‘君不正,臣投外国。’此亦 礼之当然。故此反了朝歌,杀出五关,特来相投,愿效犬马。 若肯纳吾父子,乃丞相莫大之恩 。”子牙大喜 ,“大王既肯相 投,竭力搀扶社稷,武王不堪幸甚!岂有不容纳之理?”传出 去 :“请大王第宅少憩;尚随即入内庭见驾。”飞虎辞往第宅。 不表。 且言子牙乘马进朝,武王在显庆殿枯坐。当驾官启奏 :“ 丞相候旨 。”武王宣子牙进见,礼毕。王曰 :“相父有何事见 孤?”子牙奏曰 :“大王万千之喜!今成汤武成王黄飞虎弃纣 来投大王,此西土畅旺之兆也 。”武王曰 :“黄飞虎可是朝歌 国戚?”子牙曰 :“恰是。昔先王曾说夸官得受大恩,今既来 封神演义 ·311· 归,礼当请见 。”传旨 :“请。”纷歧时,任务回旨 :“黄飞 虎候旨 。”武王命 :“宣。”至殿前,飞虎倒身下拜,”成汤 难臣黄飞虎愿大王千岁 !”武王答礼曰 :“久慕将军,德性天 下,义重四方,施恩积善,人人敬仰,真良心君子。何期相会, 实三生之幸 !”飞虎伏地奏曰 :“荷蒙大王汲引,飞虎一门出 圈套之中,离网罗之内,敢不效弩骀之力,以报大王 !”武王 问子牙曰 :“昔黄将军在商,官居何立?”子牙奏曰 :“官拜 镇国武成王 。”武王曰 :“孤西岐只改一字罢,便封建国武成 王 。”黄飞虎谢恩。武王设席,君臣共饮,席前把纣王失政细 细说了一遍。武王曰 :“君虽不正,臣礼宜恭,各尽其道罢了。 ”武王谕子牙 :“选吉日动工,与飞虎造王府。”子牙领旨。 君臣席散。次日,黄飞虎上殿,谢恩毕,复奏曰 :“臣父黄滚, 同弟飞彪、飞豹,子黄天禄、天爵、天祥,义弟黄明、周纪、 龙环、吴谦,家将一千名,人马三千,未敢擅入国都,今住礼 西岐山,请旨定夺 。”武王曰 :“既上有宿将军,传旨速入都 城,各各官居旧职 。”西岐自得黄飞虎,遍地干戈起,纷纷士 马兴。不知后事若何,且听下回分化。 封神演义 ·312· 第三十五回 晁田兵探西岐事 诗曰: 黄家出寨若飞鸢,盼至西岐拟到天, 兵过五关人寂寂,未来几回血涓涓。 子牙奇谋安周室,闻仲无谋改纣愆。 纵有大军皆离德,晁田空自涉风烟。 话说闻大师自从追趕黄飞虎至临潼关,被道德真君一捏神 砂退了闻太师兵回。太师乃碧游宫金灵圣母门下;五行大道, 倒海移山,闻风知胜败,嗅土定军情,怎样一捏神砂,便自不 知?大略天数已归周主,闻太师这一会阴阳交织,一时失计。 闻太师看着兵回,本人迷了。到得朝歌,百官听候回旨。俱来 见太师,问其追袭原故,太师把追袭说了一遍,众官无言。闻 太师沉吟片刻,自思 :“纵黄飞虎逃去,左有青龙关张桂芳所 阻;右有魔家四将可拦,中有五关,料他插翅也不克不及飞去 。” 忽听得报 :“监潼关萧银开栓锁,杀张凤,放了黄飞虎出关。” 太师不语。又报 :“黄飞虎潼关杀陈桐。”又报 :“穿云关杀 了陈梧 。”又报 :“界牌关黄滚纵子投西岐。”又报 :“汜水 关韩荣有垂危文书 。”闻太师看过,大怒曰 :“吾掌朝歌先君 托孤之重,不意当今失政,刀兵四起,先反东南二路;岂知祸 封神演义 ·313· 生萧墙,除夕灾来,反了股肱重臣,追之不及,半途入彀而归, 此乃天命。现在成败未知,兴亡怎定,吾不敢负先帝托孤之恩, 尽人臣之节,以死报先帝可也 。”命摆布 :“擂聚将鼓响。” 纷歧时,众官俱至参谒。太师问 :“各位将军,今黄飞虎 叛逆,已归姬发,必生祸乱,今不若先起兵,明正其罪,方是 伐罪不臣。尔等意下若何?”内有总兵官鲁雄出而言曰 :“末 将启太师:东伯侯姜文焕年年不断战戈,使游魂关窦荣劳心费 力;南伯侯鄂顺,月月三山关,苦坏生灵,邓九公睡不安枕。 黄飞虎今虽反出五关,太师可点上将镇守,严备关防,料姬发 纵起兵来,中有五关之阻,摆布有青龙、佳梦二关,飞虎纵有 本领,亦不克不及无为,又何劳太师怒激。方今二处干戈未息,又 何须生此一方干戈,自寻多事。况现在库藏空虚,赋税不足, 还当酌量。古云:‘上将者,必战守通明,方是平安国之道。’” 太师曰 :“宿将军之言虽是,犹恐西土不守天职,倘生祸乱, 吾安得而无预备 。况西岐南宫适勇贯全军 ,散宜生谋谟百出, 又有姜尚乃道德之士 ,不成不防 。一着空虚百着空。临渴掘 井 ,悔之何及 !”鲁雄曰 :“太师若是犹疑未决 ,可差一二 将,出五关打听西岐动静:如动,则动;如止,则止 。”太师 曰 :“将军之言是也。”随问摆布 :“谁为我往西岐走一遭?” 内有一将回声曰 :“末将愿往。”来者乃佑圣大将晁田,见太 师欠背打躬曰 :“末将此去,一则探真假;二则观西岐进退巢 穴,'入目便知荣枯事,三寸舌动可安邦 。’”有诗为证: 原探西岐真假情,提兵三万出国都。 子牙巧计权施展,管取将军谒圣明。 话说闻太师见晁田欲往,大悦。点人马三万,本日辞朝, 封神演义 ·314· 出朝歌。一路上只见: 轰天砲响,震地锣鸣。轰天砲响,汪洋大海起春 雷;镇地锣鸣,万仞山前飞轰隆。人如猛虎离山,马 似蛟龙出水。旗幡摆动,浑如五色祥云;剑戟灿烂, 却似三冬瑞雪。迷空杀气罩乾坤,遍地征云笼宇宙。 征夫骁勇要抢先,猛将鞍鞒持芒刃。银盔荡荡白云飞, 铠甲明显光光耀。滚滚人行如泄水,滚滚马走似狻猊。 话说晁田、晁雷人马出朝歌,渡黄河,出五关,晓行夜住, 非止一日。哨探马报 :“人马至西岐。”晁田传令 :“安营。” 点砲静营,全军呐喊,兵扎西门。 且说子牙在相府枯坐,忽听有喊声震地,子牙传出府来: “为何有喊杀之声?”不时有报马到府前 :“启老爷:朝歌人 马住扎西门,不知何事 。”子牙默思 :“成汤何事起兵来侵?” 传令 :“擂鼓聚将。”纷歧时,众将上殿参谒。子牙曰 :“成 汤人马来侵,不知何以?”众将佥曰 :“不知。” 且说晁田安营,与弟共议 :“今奉太师命,来探西岐真假, 元来也无预备。今日往西岐见阵,若何?”晁雷曰 :“长兄言 之有理 。”晁雷上马提刀,往城下请战。子牙正议,探马报称: “有将搦战。”子牙问曰 :“谁去问真假走一遭”言未毕,大 将南宫适回声出曰 :“末将愿往。”子牙许之。南宫适领一枝 人马出城,排开步地,立马旗门,看时,乃是晁雷。南宫适曰: “晁将军慢来!今皇帝无故以兵加西土,倒是为何?晁雷答曰: “吾奉皇帝敕命,闻太师军令,问不道姬发,自立武王,不遵 皇帝之谕,收叛臣黄飞虎,情殊可恨!汝可速进城,禀你主公, 早早把反臣献出,解往朝歌,免你一郡之殃。若待迟延,悔之 封神演义 ·315· 何及!南宫适笑曰 :“晁雷,纣王罪恶极重繁重,醢在臣,不思功 绩;斩元铣,有失司天;造砲烙,不容谏言;治虿盆,难及深 宫;杀叔父,剖心疗疾;起鹿台,万姓遭殃;君欺臣妻,五伦 尽灭;宠小人,大坏纲常。吾主坐守西岐,奉法守仁,君尊臣 敬,子孝父慈,三分全国,二分归西,民乐安康,军心顺悦。 你今日敢将人马加害西岐,乃是自取辱身之祸 。”晁雷大怒, 纵马舞刀来取南宫适。南宫适举刀赴面相迎。两马订交,双刀 并举,一场大战。南宫适与晁雷战有三十回合,把晁雷只杀得 力尽筋舒,那里是南宫适对手!被南宫适卖一个马脚,活捉过 马,望下一摔,绳缚二背。告捷鼓响,推进西岐。南宫适至相 府听令。摆布报于子牙,命 :“令来。南宫适进殿,子牙问: “出打败负?”南宫适曰:“晁雷来伐西岐,末将活捉,听令 批示 。”子牙传令 :“推来!”摆布把晁雷推至滴水檐前。晁 雷立而不跪。子牙曰;”晁雷既被吾将擒来,为何不平膝求生? ”晁雷竖目大喝曰 :“汝不外编篱卖面一小人!吾乃天朝上国 命臣,倒霉被擒,有死罢了,岂肯屈膝 !”子牙命 :“推出斩 首,世人将晁雷推出去了。两边大小众将听晁雷骂子牙之短, 众将窃笑子牙身世陋劣。子牙乃多么人物,便知众将之意。子 牙谓诸将曰 :“晁雷说吾编篱卖面,非辱吾也。昔伊尹乃莘野 匹夫,后辅成汤,为商股肱,只在遇之迟早耳 。”传令 :“将 晁雷斩讫来报 !” 只见武成王黄飞虎也曰 :“丞相在上:“晁雷只知有纣, 不知有周,末将敢说此人归降,后来伐纣,亦可得其一臂之力。 ”子牙许之。黄飞虎出相府,见晁雷跪候行刑。飞虎曰 :“晁 将军!晁雷见武成王至,不语。飞虎曰 :“你天时不识,地利 不知,人和不明。三分全国,周土已得二分。东南西北,俱不 属纣。纣虽强胜一时,乃老健春寒耳。纣之罪恶获咎于全国百 封神演义 ·316· 姓,干戈自无歇息。况东南士马不宁,全国事可知矣。武王文 足安邦,武可定国。想吾在纣官拜镇国武成王,到此只改一字: 建国武成王。率土归心,悦而从周。武王之德,乃尧舜之德, 不是过耳。吾今为你,力劝丞相,准将军归降,可保簪缨万世。 若是执迷,行刑令下,难保人命,悔之不及 。”晁雷被黄飞虎 一篇言语,心明意朗,口称 :“黄将军,刚刚末将抵触了子牙, 恐不愿赦宥 。”飞虎曰 :“你有归降之心,吾当力保。”晁雷 曰 :“既蒙将军大恩保全,实是再生之德,末将敢不知命。” 且说飞虎复进内见子牙,备言晁雷归降一事。子牙曰 :“杀降 诛服,是为不义。黄将军既言,传令放来 。”晁雷至檐下,拜 伏在地,”末将一时粗莽,冲犯尊颜,理当处死。荷蒙赦免, 戴德如山 。”子牙曰 :“将军既真心为国,赤胆佐君,皆是一 殿之臣,同是股肱之佐,何罪之有!将军今已归周,城外人马 可调进城来 。”晁雷曰 :“城外营中,还有末将的兄晁田见在 营里。待末将出城,招来同见丞相 。”子牙许之。 不说晁雷归周,话说晁田在营,忽报 :“二爷被擒。”晁 田心下不乐 ,“闻太师令吾等来探真假,今方出战,不意被擒, 挫动锋锐 。”言未了,又报 :“二爷辕门下马。”晁雷进帐见 兄。晁田曰 :“言你被擒,为何而返?”晁雷曰:“弟被南宫 适擒见子牙,吾当面深辱子牙一番,将吾斩首。有武成王一篇 言语,说的我肝胆尽裂。吾今归周,请你进城 。”晁田闻言, 大骂曰 :“活该匹夫!你信黄飞虎一片巧舌,降了西土,你与 反贼同党,有何面见闻太师也 !”晁雷曰 :“兄长不知,今不 但吾等归周,全国尚且悦而归周 。”晁田曰 :“全国悦而归周, 吾也知之;你我归降,独不思父、母、妻、子俱见在野歌。吾 等虽得安康,致令父母遭其诛戮,你我心里安泰否?”晁雷曰: “为今之计何如?”晁田曰:“你快上马,须当 封神演义 ·317· 如斯如斯,以掩其功,方好回见太师 。”晁雷依计上马,进城 至相府,见子牙曰 :“末将领令,招兄晁田归降,吾兄愿从麾 下。只是一件,末将兄说:奉纣王旨意征讨西岐,此系钦命, 虽末将被擒归周,而吾兄如束手来见,恐诸将后来托言。望丞 相抬举,命一将至营,招请一番,可存面子 。”子牙曰 :“原 来你令兄要请,方进西岐 。”子牙问曰 :“摆布谁去请晁田走 一遭?”左有黄飞虎言曰 :“末将愿往。”子牙许之。二将出 相府去了。子牙令辛甲、辛免领简帖速行。二将得令。子牙令 南宫适领简帖速行。得令去讫。不表。 且说黄飞虎同晁雷出城,至营门,只见晁田辕门躬身欠背, 迎迓武成王,口称 :“千岁请!”飞虎进了三层围子手,晁田 喝声 :“拿了!”两边刀斧手一齐脱手,挠钩搭住,卸袍服, 绳缠索绑。飞虎大骂 :“你负义逆贼!恩将仇报 !”晁田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要擒叛逆解往朝 歌,你今来的凑巧 。”传令 :“起兵速回五关!”有诗为证: 晁田设想擒周将,奇谋何如相父明。 画虎不成类为犬,弟兄捆缚时国都。 话说晁田兄弟忻然而回,砲声大响,人无喊声,飞云掣电 而走。行过三十五里,兵至龙山口,只见两杆旗摇,布开人马, 回声大叫 :“晁田!早早留下武成王!吾奉姜丞相命,在此久 候多时了 !”晁田怒曰 :“吾不伤西岐将佐,焉敢半途抢截朝 廷犯官 !”纵马舞刀来战。辛甲使开斧,赴面交还。两马订交, 刀斧并举,大战二十回合。辛免见辛甲的斧胜似晁田,自思: “既来救黄将军,须当上前。”催马使斧,杀进营来。晁雷见 辛免马至,目瞪口呆,举刀来战。战未数合,晁雷情知入彀, 封神演义 ·318· 拨马落荒便走。辛免杀官兵逃走,救了黄飞虎。飞虎感激,走 骑出来,看辛甲大战晁田。武成王大怒曰 :“吾有义与晁田, 这个贼狠心之徒 !”纵骑持短兵来战。未及数合,早被黄将军 擒下马来,拿绳缠二背。武成王指面大骂曰 :“逆贼!你欺心 定计擒我,岂能出姜丞相奇谋奇谋!天命有在 !”解回西岐。 不表。 且说晁雷得命逃归,有路就走,路径陌生,迷踪失径,左 串右串,只在西岐山内。走到二更时分,方上亨衢,只见前面 有夜不收,灯笼高挑。晁雷的马走鸾铃响处,忽听得砲声呐喊, 当头一将乃南宫适也。灯光影里,晁雷曰 :“南将军,放一条 活路,后日恩当重报 。”南宫适曰 :“不须多言,早早下马受 缚 !”晁雷大怒,舞刀来战。那里是南将军对手,大喝一声, 活捉下马。两边将绳索绑缚,拿回西岐来。此时天色微明,黄 飞虎在相府前伺候。南宫适也回来,飞虎称谢毕。少时间,听 得鼓响,众将参谒。摆布报 :“辛甲回令。”令 :“至殿前。” 曰 :“末将奉令,龙山口擒了晁田,救了黄将军,在府前听令。 令 :“来。”飞虎感激曰 :“若非丞相救拔,几乎遭逆党毒手。 ”子牙曰 :“来意可疑,吾故知此贼之诡诈矣,故令三将于二 处伺候,果不出吾之所料 。”又报 :“南宫适听令。”令 :“ 至殿前 。”南宫适曰 :“衔命岐山扼守,二更时分,果擒晁雷, 请令定夺 。”子牙传令 :“来”把二将推至檐下。子牙大喝曰: “匹夫!用此狡计,怎样瞒得过我!此皆是兒曹之辈!”命: “推出斩了!”军政官得令,把二将蜂拥推出相府。只听晁雷 大叫 :“冤枉!”子牙笑曰 :“明明暗算害人,为何又称冤枉? ”分付摆布 :“推回晁雷来。”子牙曰 :“匹夫!弟兄暗害忠 良,希望功高归国,不知老汉豫已知之。今既被擒,理当斩首, 何为冤枉?”晁雷曰 :“丞相在上:全国归周,人皆尽知。吾 封神演义 ·319· 兄言,父母俱在野歌,子归真主,父母遭殃。自思无计可行, 故设小计。今被丞相看穿,擒归斩首,情实可矜 。”子牙曰: “你既有父母在野歌,与我共议,设想搬取家眷;为何起这等 狼心?”晁雷曰 :“末将才庸智浅,并无弘远之谋,早告明丞 相,自无此厄也 。”道罢,泪如泉涌。子牙曰 :“你可是真情? ”晁雷曰 :“末将若无父母,故说此言,黄将军尽知 。”子牙 问 :“黄将军,晁雷可有父母?”飞虎答曰:“有。”子牙曰: “既有父母,此情是实。”传令 :“把晁田放回。”二将跪拜 在地。子牙道 :“将晁田为质,晁雷领简帖,如斯如斯, 往朝歌搬取家眷 。”晁雷领令往朝歌。不知凶吉若何,且听下 回分化。 封神演义 ·320· 第三十六回 张桂芳奉诏西征 诗曰: 奉诏西征剖玉符,幡幢飘飏映长途。 惊看画戟翻钱豹,更羡冰花拂剑凫。 张桂擒军称号异,风林打将仗珠殊。 即使智巧皆亡败,无法天心恶独夫。 话说晁雷离了西岐,星夜进五关,过渑池,渡黄河,往朝 歌,非止一日,进了国都,先至闻太师府来。太师正在银安殿 枯坐,忽报 :“晁雷等令。”太师急令至帘前,忙问西岐光景。 晁雷答曰 :“末将兵至西岐,彼时有南宫适搦战。末将出马, 大战三十合,未分胜败,两家鸣金。次日,晁田大战辛甲,辛 甲败回。连战数日,胜败未分。奈因汜水关韩荣不愿对付粮草, 全军慌乱。大略粮草乃全军之人命,末将不得已,故此星夜来 见太师。望乞速发粮草,再加添兵卒,以作应援 。”闻太师沉 吟片刻,曰 :“前有火牌令箭,韩荣为何不发粮草对付?晁雷, 你点三千人马,粮一千,星夜往西岐救济。等老汉再点上将, 共破西岐,不得迟误 。”晁雷领令,速点三千人马,粮草一千, 暗暗来带家小,出了朝歌,星夜往西岐去了。有诗为证: 封神演义 ·321· 奇谋神机世所稀,太公用计亦深微。 其时慢道欺闻仲,此后征诛事渐非。 话说闻太师发三千人马,粮草一千,命晁雷去了三四日。 突然想起 :“汜水关韩荣为何不愿支应?此中必有来由!”太 师焚香,将三个金钱搜求八卦妙理玄机,算出此中情由,太师 拍案大喊曰 :“吾失打点,反被此贼诓了家小去了!气杀吾也! ”欲点兵追趕,去之已远。随问门徒吉立、余庆 :“今令何人 可伐西岐?”吉立曰 :“老爷欲伐西岐,非青龙关张桂芳不成。 ”太师大悦;随发火牌、令箭,差官往青龙关去讫。一面又点 神威上将军丘引,交接镇守关隘。 话说晁雷人马出了五关,至西岐,回见子牙,叩头在地: “丞相奇策,百步穿杨。今未将父母老婆俱进国都。丞相恩义, 永矢不忘 !”又把见闻太师的话说了一遍。子牙曰 :“闻太师 必点兵前来征伐,此处也要防御打点,有场大战 。”按下不表。 且说闻太师的差官到了青龙关,张桂芳得了太师令箭、火 牌。交接官乃神威上将军丘引。张桂芳把人马点十万。先行官 姓风,名林,乃风后苗裔。等至数日,丘引来到,交接大白。 张桂芳一声砲响,十万大军尽发;过了些府、州、县、道,夜 住晓行。怎见得,有诗为证: 浩浩旗帜滚,翩翩绣带飘。 枪缨红似火,刀刃白如镣。 斧列宣花腔,幡摇豹尾翛。 鞭锏瓜槌棍,征云透九霄。 全军如猛虎,战马怪龙袅。 鼓擂春雷振,锣鸣地角遥。 封神演义 ·322· 桂芳为上将,西岐事更昭。 话说张桂芳大队人马非止一日。哨探马报入中军 :“启总 兵:人马已到西岐 。”离城五里安营,放砲呐喊,设下宝帐, 先行参谒。桂芳按兵不动。 话说西岐报马报入相府 :“张桂芳领十万人马,南门安营。 ”子牙升殿,聚将共议退军之策。子牙曰 :“黄将军,张桂芳 用兵若何?”飞虎曰 :“丞相下问,末将不得不以实陈。”子 牙曰 :“将军何以出此言?吾与你皆系大臣,为主心腹,何以 说'不得不实陈'者何也?”飞虎曰 :“张桂芳乃左道傍门术 士,有幻术伤人 。”子牙曰 :“有何幻术?”飞虎曰:“此术 非常。但凡与人交兵会战,必先通名报姓。如末将叫黄某,正 战之间,他就叫:‘黄飞虎不下马更待何时!’末将天然下马。 故有此术。似难对战。丞相须分付众位将军,但遇桂芳交战, 切不成通名。若有通名者,无不获去之理 。”子牙听罢,面有 喜色。傍有诸将不服此言的,道 :“岂有此理!那有叫名便下 马的?若这等,我们百员官将只消叫的百十声,便都拿尽 。” 众将官俱各浅笑罢了。 且说张桂芳命先行官风林先往西岐见头阵。风林上马,往 西岐城下请战。报马忙进相府 :“启丞相:有将搦战。”子牙 问 :“谁见首阵走一遭?”内有一将,乃文王殿下姬叔乾也。 此人道如猛火,因夜来听了黄将军的话,故此不服,要见头阵。 上马拎枪出来。只见翠蓝幡下一将,面如蓝靛,发似硃砂,獠 牙生上下。怎见得: 花冠分五角,蓝脸映须红。 金甲袍如火,玉带扣小巧。 封神演义 ·323· 手提狼牙棒,乌骓猛似熊。 胸中藏锦绣,四处定成功。 封神为吊客,前锋自分歧。 大红幡上写,首将姓为风。 话说姬叔乾一马至军前,见来将甚是凶暴,问曰 :“来将 可是张桂芳?”风林曰 :“非也。吾乃张总兵先行官风林是也。 奉诏征讨叛逆。今尔主无故背德,自立武王,又收反臣黄飞虎, 助恶成害。天兵到日,尚不引颈受戮,乃敢拒敌大兵!快早通 名来,速投棒下 !”姬叔乾大怒曰 :“全国诸侯,人人悦而归 周,天命已是有在;怎敢加害西土,自取灭亡。今日饶你,只 叫张桂芳出来 !”风林大骂 :“反贼焉敢欺吾!”纵马使两根 狼牙棒飞来直取。姬叔乾摇枪急架相还。二马订交,枪棒并举, 一场大战。怎见得: 二将阵前各逞,锣鸣鼓响人惊。该因世上动刀兵,不由心 头发恨。枪来那分上下,棒去两眼难睁。你拿我,诛身报国辅 明君;我捉你,枭首辕门呼吁。 二将战有三十余合,未分胜败。姬叔乾枪法教授神妙,演 习精奇,满身罩定,毫无渗漏。风林是短家火,攻不进蛇矛去, 被姬叔乾卖个马脚,啼声 :“着打!”风林左脚上中了一枪。 风林拨马逃回本营。姬叔乾纵马趕来;不知风林乃左道之士, 逞势追趕。风林虽是带伤,神通无损;回头见叔乾趕来,口里 念念有词,把口一吐,一道黑烟喷出,就化为一网;里边现一 粒红珠,有碗口大小,望姬叔乾劈脸打来。可怜!姬殿下乃文 王第十二子,被此珠打下马来。风林勒回马,复一棒打死,枭 了首级,掌鼓回营,见张桂芳报功。桂芳令 :“辕门呼吁。” 且说西岐败残人马进城,报于姜丞相。子牙知姬叔乾阵亡, 封神演义 ·324· 闷闷不乐。武王知弟死,实在伤悼。诸将切齿。次日,张桂芳 大队排开,坐名请子牙答话。子牙曰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随传令 :“摆五方步队。”两边罗列鞭龙降猛将,打阵众英 豪。出城,只见对阵旗幡脚下有一将,银盔素铠,白马蛇矛, 上下似一塊寒冰,如一堆瑞雪。怎见得: 顶上银盔排凤翅,连环素铠似秋霜。 白袍暗现团龙滚,腰束羊脂八宝厢。 护心镜射光较着,四面锏挂马鞍傍。 银合马走龙出海,倒提安邦臼杵枪。 胸中炼就无限术,授秘玄功实非常。 青龙关上声名远,纣王驾下紫金梁, 素白旗上书大字 :“奉敕西征张桂芳 。” 话说张桂芳见子牙人马出城,步队齐整,纪法森严,摆布 有雄壮之威,前后有进退之法。金盔者,英风赳赳;银盔者, 气概昂昂。 一对对出来,其实骁勇。又见子牙坐青骔马,一身道服, 落腮银须,手提雌雄宝剑。怎见得,有《西江月》为证: 鱼尾金冠鹤氅,丝绦双结乾坤。雌雄宝剑手中拎, 八卦仙衣内衬。善能移山倒海,惯能撒豆成兵。仙风 道骨果神清,极乐仙人临阵。 张桂芳又见宝纛幡下,武成王黄飞虎坐骑提枪,心下大怒, 一马闯至军前;见子牙而言曰 :“姜尚,你原为纣臣,曾受恩 禄,为何又背朝廷,而助姬爆发恶,又纳叛臣黄飞虎,复施诡 封神演义 ·325· 计,说晁田降周;恶大罪深,纵死莫赎。吾今奉诏亲征,速宜 下马受缚,以正欺君叛国大罪。尚敢抗拒天兵,只待踏平西土, 玉石俱焚,那时悔之晚矣 。”子牙顿时笑曰 :“公言差矣!岂 不闻'贤臣择主而仕,良禽相木而栖',全国尽反,岂在西岐! 料公一奸臣,也不克不及辅纣王之稔恶。吾君臣守法奉公,谨修臣 节。今日提兵,加害西土,乃是公来欺我,非我欺足下。倘或 失利,遗笑他人,深为可惜。不如依吾拙谏,请公回兵,此为 上策。毋得自取祸根,以遗伊戚 。”桂芳曰 :“闻你在昆仑学 艺数年,你也不知六合间有无限变化。据你所言,就如婴兒作 笑,不识轻重。你非智者之言 。”令先行官 :“与吾把姜尚拿 了 !”风林走马出阵,冲杀过来。只见子牙旗门角下一将,连 人带马,如映金赤日玛瑙一般,纵马舞刀,迎敌风林,乃上将 军南宫适;也不答话,刀棒并举,一场大战。怎见得: 二将阵前把脸变,催开战马心不善。这一个希望万载把名 标;那一个声名留在金銮殿。这一个钢刀起去似寒冰;那一个 棒举虹飞惊紫电。自来恶战果蹊跷,二虎相争心胆颤。 话说二将交兵,只杀的征云绕地,锣鼓喧天。且说张桂芳 在顿时又见武成王黄飞虎在子牙宝纛幡脚下,怒纳不往,纵马 杀将过来。黄飞虎也把五色神牛催开,大骂 :“逆贼!怎敢冲 吾阵脚 !”牛马订交,双枪并举,恶战龙潭。张桂芳仗胸中左 道之术,二心要擒飞虎。二将酣战,未及十五合,张桂芳大叫: “黄飞虎不下骑更待何时!”飞虎不由本人,撞下鞍鞒。军士 方欲上前擒获,只见对阵上一将,乃是周纪,飞马冲来,抡斧 直取张桂芳;黄飞彪、飞豹二将齐出,把飞虎抢去。周纪大战 桂芳;张桂芳掩一枪就走。周纪不知其故,随后趕来。张桂芳 晓得周纪,大叫一声 :“周纪不下马更待何时!”周纪吊下马 来。及至众将救时,已被众士卒活捉活捉,拿进辕门。且说风 封神演义 ·326· 林战南宫适:风林拨马就走,南宫适也趕去,被风林如前,把 口一张,黑烟喷出,烟内现碗口大小一粒珠,把南宫适打下马 来,活捉去了。张桂芳大获全胜,掌鼓回营。子牙收兵进城, 见折了二将,闷闷不乐。 且说张桂芳升帐,把周纪、南宫适推至中军,张桂芳曰: “立而不跪者何也?”南宫适大喝:“狂诈匹夫!将身许国, 岂惜一死!既被妖术所获,但凭汝为,有甚闲说 !”桂芳传令: “且将二人囚于陷车之内,待破了西岐,解往朝歌,听圣旨发 落 。”不题。次日,张桂芳亲往城下搦战。探马报入丞相府曰: “张桂芳搦战。”子牙因他启齿叫名字便落马,故不敢传令, 且将“免战牌”挂出去。张桂芳笑曰 :“姜尚被吾一阵便杀得 ‘免战牌’高悬!”故此按兵不动。 且说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坐碧游床运元神,突然心血来 潮,早知其故:命金霞童兒 :“请你师兄来。”童兒领命,来 桃园见哪吒,口称 :“师兄,老爷有请。”哪吒至蒲团下拜。 真人曰 :“此处不是你久居之所。你速往西岐,去佐你师叔姜 子牙,可立你功名事业。现在三十六路兵伐西岐,你可前往辅 佐明君,以应上天垂象 。”哪吒满心欢喜,即刻辞别下山;上 了风火轮,提火尖枪,斜挂豹皮郛,往西岐来,怎见得好快, 有诗为证: 风火之声起在空,遍游全国任西东, 乾坤顷刻斯须到,妙理玄功自分歧。 话说哪吒顷刻来到西岐,落了风火轮,找问相府。摆布指 引:小金桥是相府 。”哪吒至相府下轮。摆布报入 :“有一道 童求见 。”子牙不敢忘本,传令 :“请来。”哪吒至殿前,倒 封神演义 ·327· 身下拜,口称 :“师叔。”子牙问曰 :“你是那里来的?”哪 吒答曰 :“门生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徒,姓李,名哪吒; 奉师命下山,听师叔摆布差遣 。”子牙大喜,未及温慰,只见 武成王出班,称谢前救援之德。哪吒问 :“有何人在此伐西岐? ”黄飞虎答曰 :“有青龙关张桂芳,左道惊人,连擒二将。姜 丞相故悬‘免战牌’在外 。”哪吒曰 :“吾既下山来佐师叔, 岂有袖手傍观之理 。”哪吒来见子牙曰 :“师叔在上:门生奉 师命下山,今悬'免战',此非长策;门生愿去见阵,张桂芳 可擒也 。”子牙许之;传令 :“去了‘免战牌’。彼时探马报 与张桂芳 :“西岐摘了‘免战牌’。”桂芳谓先行风林曰 :“ 姜子牙连日不出战,那里取获救兵来了。今日摘去‘免战牌’, 你可去搦战 。”先行风林领令出营,城下搦战。探马报入相府。 哪吒答言曰 :“门生愿往。”子牙曰 :“是必小心。桂芳左道, 呼名落马 。”哪吒答曰 :“门生见机而作。”即登风火轮,开 门出城。见一将蓝靛脸,硃砂发,凶暴多端,用狼牙棒,走马 出阵,见哪吒脚踏二轮,问曰 :“汝是何人?”哪吒答曰:“ 吾乃姜丞相师侄李哪吒是也。尔可是张桂芳——专会呼名落马 的?”风林曰 :“非也。吾乃是先行官风林。”哪吒曰 :“饶 你不死,只唤出张桂芳来 !”风林大怒,纵马使棒来取。哪吒 手内枪两相架隔。轮马订交,枪棒并举,大战城下。有诗为证: 下山首战会风林,发手成功岂易寻。 不是武王洪福大,西岐城下事难禁。 话说二将大战二十回合,风林暗想 :“观哪吒道骨稀奇, 若不下手,恐受他累 。”掩一棒,拨马便走。哪吒随后趕来。 前走一似猛风吹败叶,后随恰如急雨打残花。风林回头一看, 封神演义 ·328· 见哪吒趕来,把口一张,喷出一道黑烟,烟里现碗口大小一珠, 当面打来。哪吒答曰 :“此术非是邪道。”哪吒用手一指,其 烟自灭。风林见哪吒破了他的神通,厉声大叫 :“气杀吾也! 敢破吾神通 !”勒马复战,被哪吒豹皮郛取出那乾坤圈,丢起, 正打风林左肩甲,只打的筋断骨折,几乎落马,败回营去。哪 吒打了风林,立在辕门,坐名要张桂芳。且说风林败回进营, 见桂芳备言前事。又报 :“哪吒坐名搦战。”张桂芳大怒,忙 上马提枪出营,一见哪吒耀武扬威,张桂芳问曰 :“踏风火轮 者可是哪吒么?”哪吒答曰 :“然。”张桂芳曰 :“你打吾先 行官,是尔?”哪吒大喝一声 :“匹夫!说你善能呼名落马, 特来会尔 !”把枪一晃来取。桂芳急架相迎。轮马订交,双枪 并举,好场杀:一个是莲花化身灵珠子;一个是“封神榜”上 一丧门。有赋为证: 征云笼宇宙,杀气绕乾坤!这一个展钢枪,要安 社稷;那一个踏双轮,发手无存。这一个为山河以身 报国;那一个争世界岂肯轻论?这个枪似金鰲搅海; 阿谁枪似大蟒翻身。几时才罢干戈事,老小安康见太 平。 话说张桂芳大战哪吒三四十回合。哪吒枪乃太乙仙传,使 开如飞电绕漫空,似风声吼玉树。张桂芳虽是枪法精传,也自 雄威,力敌不克不及久战;随用道术,要擒哪吒。桂芳大喊曰 :“ 哪吒不下轮来更待何时 !”哪吒也吃一惊,把脚登定二轮,却 不得下来。桂芳见叫不下轮来,大惊 :“教员秘授之吐语捉将, 道名拿人,往常响应,今日为何不准 !”只得再叫一声。哪吒 只是不睬。连叫三声,哪吒大骂 :“失时匹失!我不下来凭我, 封神演义 ·329· 莫非勉强叫我下来 !”张桂芳大怒,怒力死战。哪吒把枪紧一 紧,似银龙翻海底,如瑞雪满空飞,只杀的张桂芳力尽筋舒, 遍身汗流。 封神演义 ·330· 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昆仑 诗曰: 子牙初返玉京来,遥见琼楼香雾开, 绿水流残人世梦,青山消尽帝王才。 军民有难干戈动,将士多灾异术催。 无法封神天意定,岐山方去筑新台。 话说哪吒一乾坤圈把张桂芳左臂打得筋断骨折,顿时晃了 三四晃,不曾闪下马来。哪吒告捷进城。探马报入相府 。”令: “哪吒来见。”子牙问曰 :“与张桂芳见阵,胜负若何?”哪 吒曰 :“被门生乾坤圈打伤左臂,败进营里去了。”子牙又问: “可曾叫你名字?”哪吒曰:“桂芳连叫三次,门生不曾理他 而已 。”众将不知其故。但凡精血成胎者,有三魂七魄,被桂 芳叫一声,灵魂不居一体,散在各方,天然落马;哪吒乃莲花 化身,满身俱是莲花,那里有三魂七魄,故此不得叫下轮来。 且说张桂芳打伤左臂,先行官风林又被打伤,不克不及动履, 只得差官用垂危文书,往朝歌见闻太师求援。不表。 且说子牙在府内自思 :“哪吒虽则取胜,恐后面朝歌调动 大队人马,有累西土 。”子牙洗澡更衣,来见武王。朝见毕, 武王曰 :“相父见孤,有何紧事?”子牙曰:“臣辞主公,往 封神演义 ·331· 昆仑山去一遭 。”武王曰 :“兵临城下,将至濠边,国内无人, 相父不成勾留高山,使孤盼愿 。”子牙曰 :“臣此去,多则三 朝,少则两日,立即就回 。”武王许之。子牙出朝,回相府, 对哪吒曰 :“你与武吉好生守城,不必与张桂芳厮杀;待我回 来,再作区画 。”哪吒领命。子牙分付已毕,随借土遁往昆仑 出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玄里玄空玄内空,妙中妙法妙无限。 五行道术不凡术,一阵清风至玉宫。 话说子牙从土遁到得麒麟崖,落下土遁,见昆仑光景,嗟 叹不已。自想 :“一离此山,不觉十年。现在又至,风光又觉 一新 。”子牙不堪眷恋。怎见得好山: 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 株老柏,带雨满山青染染;万节修篁,含烟一径色苍 苍。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生香。岭上蟠桃红锦烂, 洞门茸草翠丝长。时闻仙鹤唳,每见瑞鸾翔。仙鹤唳 时,声振九泉霄汉远;瑞鸾翔处,毛辉五色彩云光。 白鹿玄猿时隐现,青狮白象任行藏。细观灵福地,果 乃胜天堂。 子牙上昆仑,过了麒麟崖,行至玉虚宫,不敢擅入;在宫 前等待多时,只见白鹤孺子出来。子牙曰 :“白鹤童兒,与吾 传递 。”白鹤孺子见是子牙,忙入宫至八卦台下,跪而启曰: “姜尚在外听候玉旨。”元始点首 :“正要他来。”童兒出宫, 口称 :“师叔,老爷有请。”子牙台下倒身拜伏 ,“门生姜尚 封神演义 ·332· 愿教员父圣寿无疆 !”元始曰 :“你今上山正好。命南极仙翁 取‘封神榜’与你。可往岐山造一封神台。台上张挂‘封神 榜’,把你的终身事俱完毕了。”子牙跪而告曰:“今有张桂芳, 以左道傍门之术,征伐西岐。门生事理微末,不克不及治伏。望老 爷大发慈悲,汲引门生 。”元始曰 :“你为人世宰相,受享国 禄,称为‘相父 ’。尘寰之事,我贫道怎管得你的尽。西岐乃 有德之人坐守,何怕左道傍门。事到求助紧急之处,自有高人相辅。 此事不必问我,你去罢 。”子牙不敢再问,只得出宫。才出宫 门首,有白鹤童兒曰 :“师叔,老爷请你。”子牙听得,仓猝 回至八封台下跪了。元始曰 :“此一去,但凡有叫你的,不成 应他 。”若是应他,有三十六路征伐你。东海还有一人等你, 务要小心。你去罢 。”子牙出宫,有南极仙翁送子牙。子牙曰: “师兄,我上山参谒教员,哀告指导,以退张桂芳,教员不愿 慈悲,何如,何如!南极仙翁曰 :“上天数定,终不克不及移。只 是有人叫你,切不成应他,实在要紧!我不得远送你了 。”子 牙捧定“封神榜”,往前行至麒麟崖,才驾土遁,脑后有人叫: “姜子牙!”子牙曰 :“当真有人叫。不成应他。”后边又叫: “子牙公!”也不该。又叫 :“姜丞相!”也不该。连声叫三 五次,见子牙不该,那人大叫曰 :“姜尚,你忒薄情而忘旧也! 你今就做丞相,位极人臣,独不思在玉虚宫与你学道四十年, 今日连呼你数次,应也不该 !”子牙听得如斯言语,只得回头 看时,见一道人。怎见得,有诗为证: 头上青巾一字飘,顶风大袖衬轻绡。 麻鞋足下生去雾,宝剑光华透九霄。 葫芦里面长生术,胸内玄机隐六韬。 跨虎爬山随地是,三山五岳任逍遥。 封神演义 ·333· 话说子牙一看,本来是师弟申公豹。子牙曰 :“兄弟,吾 不知是你叫我。我只因师尊分付,但有人叫我,切不成应他。 我故此不曾承诺。获咎了 !”申公豹问曰 :“师兄手里拿着是 甚么工具”子牙曰 :“是‘封神榜’。”公豹曰 :“那里去?” 子牙道 :“往西岐造封神台,上面张挂 。”申公豹曰 :“师兄, 你现在保阿谁?”子牙笑曰 :“贤弟,你说混话!我在西岐, 身居相位,文王托孤,我立武王,三分全国,周土已得二分, 八百诸侯,悦而归周,吾今保武王,灭纣王,正应上天垂象。 岂不知凤鸣岐山,兆应真命之主。今武王德配尧、舜,仁合天 心;况成汤旺气黯然,此一传而尽。贤弟反问,倒是为何?” 申公豹曰 :“你说成汤旺气已尽,我现在下山,保成汤,扶纣 王。子牙,你要扶周,我和你掣肘 。”子牙曰 :“贤弟,你说 那里话!师威严命,怎敢有违?”申公豹曰 :“子牙,我有一 言奉禀,你听我说,有一全美之法,到欠好像我保纣灭周。一 来你我弟兄齐心合意;二来你我弟兄又不至参商;此不是分身 之道。你意下若何?”子牙杂色言曰 :“兄弟言之差矣!今听 贤弟之言,反违师尊之命。况天命人岂敢逆,决无此理。兄弟 请了 !”申公豹怒色曰 :“姜子牙!料你保周,你有多大本事, 道行不外四十年罢了。你且听我道来。有诗为证: 炼就五行真妙诀,移山倒海更通玄。 降龙伏虎随吾意,跨鹤乘鸾入九天。 紫气飞升万万丈,喜时火内种弓足。 足踏霞光闲戏耍,逍遥也几千年 。” 话说子牙曰 :“你的功夫是你得,我的功夫是我得,岂在 年数之多寡 。”申公豹曰 :“姜子牙,你不外五行之术,倒海 封神演义 ·334· 移山罢了,你怎比得我。似我,将首级取将下来,往空中一掷, 遍游万万里,红云托接,复入颈项上,照旧还元返本,又复能 言。似此等道术,不枉学道一场。你有何能,敢保周灭纣!你 依我烧了‘封神榜’,同吾往朝歌,亦不失丞相之位 。”子牙 被申公豹所惑,暗想 :“人的头乃六阳之首,刎将下来,游千 万里,复入颈项上,还能复旧,有如许的神通,自是奇怪 。” 乃曰 :“兄弟,你把头取下来。果能如斯起在空中,复能照旧, 我便把‘封神榜’烧了,同你往朝歌去 。”申公豹曰:“不成 失信 !”子牙曰 :“大丈夫一言既出,重若泰山,岂有失信之 理 。”申公豹去了道巾,执剑在手,左手提住青丝,右手将剑 一刎,把头割将下来,其身不倒,复将头望空中一掷,那颗头 盘回旋旋,尽管上去了。子牙乃奸诈君子,仰面呆看,其头旋 得只见一些黑影。不说子牙受惑,且说南极仙翁送子牙不曾进 宫去,在宫门前少憩片时。只见申公豹乘虎趕子牙,趕至麒麟 崖前,比手划脚讲论。又见申公豹的头游在空中。仙翁曰 :“ 子牙乃奸诈君子,几乎兒被这孽障惑了 !”忙唤 :“白鹤童兒 那里?”孺子答曰 :“门生在。””你快化一只白鹤,把申公 豹的头衔了,往南海逛逛来 。”孺子得法旨,便化鹤飞起,把 申公豹的头衔着往南海去了。有诗为证: 左道傍门惑子牙,仙翁奇谋更无差, 邀仙全在申公豹,四九兵来乱似麻。 话说子牙仰面观头,忽见白鹤衔去。子牙跌足大喊曰 :“ 孽障!怎的把头衔去了?”不知南极仙翁从后来,把子牙后心 一巴掌。子牙回头看时,乃是南极仙翁。子牙忙问曰 :“道兄, 你为何又来?”仙翁指子牙曰 :“你本来是一个白痴!申公豹 封神演义 ·335· 乃左道之人,此乃些小幻术,你也当真!只用一时三刻,其头 不到颈上,天然冒血而死。师尊分付你,不要应人,你为何又 应他!你应他不打紧,有三十六路戎马来伐你。刚刚我在玉虚 宫门前,看着你和他讲话;他将此术惑你,你就要烧'封神榜 ';倘或烧了此榜,怎样了? 我故叫白鹤童兒化一只仙鹤,衔 了他的头往南海去,过了一时三刻,死了这孽障,你才无患 。” 子牙曰 :“道兄,你既晓得,能够饶了他罢。道心无处不慈悲, 怜恤他多年道行,数载功夫,丹成九转,龙交虎成,真为可惜! ”南极仙翁曰 :“你饶了他;他不饶你。那时三十六路兵来伐 你,莫要懊悔 !”子牙就说 :“后面有兵来伐我,我怎肯忘了 慈悲,先行不仁不义 。”不言子牙哀求南极仙翁。且说申公豹 被仙鹤衔去了头,不得还体,心内焦躁,过一时三刻,血出即 死,左难右难。且说子牙哀告仙翁,仙翁把手一招,只见白鹤 孺子把嘴一张,放下申公豹的头落将下来。不料落忙了,把脸 落的朝着脊背。申公豹忙把手端着耳朵一磨,才磨正了。把眼 睁开看,见南极仙翁站立。仙翁大喝一声 :“把你这活该孽障! 你把左道惑弄姜子牙,使他销毁‘封神榜’,令子牙保纣灭周, 这是何说?该拿到玉虚宫,见掌教教员去才好 !”叱了一声: “还不退去!姜子牙,你好生去罢 。”申公豹惭愧,不敢回言, 上了白额虎,指子牙道 :“你去!我叫你西岐顷刻成血海,白 骨积如山 !”申公豹恨恨而去。不表。 话说子牙捧“封神榜”,驾土遁往东海来。正行之际,飘 飘的落在一座山上。那山小巧剔透,离奇高卑;峰高岭峻,云 雾相连,近于海岛。有诗为证: 海岛峰高生怪云,崖傍桧柏翠氤氲。 峦头风吼如猛虎,拍浪穿越似破军。 封神演义 ·336· 异草奇花香喷喷,青松翠竹色纷纷。 灵芝结就清灵地,真是蓬莱迥不群。 话说子牙贪看此山景物,堪描堪画,”我怎能了却尘凡, 来到此间闭瓢默坐,朗诵《黄庭》,方是吾心之愿 。”话未了, 只见海水翻波,旋风四起,风逞浪,浪翻雪练;水起波,波滚 雷鸣;顷刻间云雾相连,阴霾四合,覆盖山岳。子牙大惊曰: “怪哉!怪哉!”正看间,见巨浪分隔,现一人赤条条的,大 叫 :“大仙!游魂藏匿千载,未得脱体;前日清虚道德真君符 命,言今日今时,法师颠末,使游魂伺候。望法师大展威光, 普济游魂,超出烟波,拔离苦海。洪恩万载 !”子牙仗着胆量 问曰 :“你是谁,在此兴波作浪?有甚沉冤?实实道来。”那 物曰 :“游魂乃轩辕黄帝总兵官柏鉴也。因大破蚩尤,被火器 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万望法师指超福地,恩同泰山 。” 子牙曰 :“你乃柏鉴,听吾玉虚法牒,随往西岐山去候用。” 把手一放,五雷清脆,振开迷关,速超神道。柏鉴现身拜谢。 子牙大喜,随驾土遁往西岐山来。顷刻风响,来到山前。只听 风平浪静。怎见得好风,有诗为证: 细细轻轻播土尘,无影过树透荆榛, 太公细心观何物,却似朝歌五路神。 其时子牙看,本来是五路神来接。大喊曰 :“昔在野歌, 蒙恩师发落,往西岐山伺候;今知恩师驾过,特来远接 。”子 牙曰 :“吾择吉日,起造封神台,用柏鉴监造,若是造完,将 榜张挂,吾自有妙用 。”子牙分付柏鉴 :“你就在此督造,待 台完,吾来开榜 。”五路神同柏鉴领法语,在岐山造台。 封神演义 ·337· 子牙回西岐,至相府。武吉、哪吒驱逐,至殿中坐下,就 问 :“张桂芳可曾来搦战?”武吉回归:“不曾。”子牙往朝 中,见武王回旨。武王宣子牙至殿前,行礼毕。武王曰 :“相 父往昆仑,事体何如?”子牙只得恍惚承诺,把张桂芳事掩盖, 不敢透露机密。武王曰 :“相父为孤劳苦,孤心不安。”子牙 曰 :“老臣为国,当得如斯,岂惮劳苦。”武王传旨 :“设席。 ”与子牙共饮数杯。子牙谢恩回府。次日,点鼓聚将,参谒毕。 子牙传令 :“众将官领简贴。”先令黄飞虎领令箭;哪吒领令 箭;又令辛甲、辛免领令箭。子牙发放已毕。 且说张桂芳被哪吒打伤臂膊,正在营中调养伤痕,专候朝 歌援兵,不知子牙劫营。二更时分,只听得一声砲响,喊声齐 起,震动山岳;慌忙披挂上马。风林也上了马。及至出营,遍 地周兵,灯球火炬,照射六合通红,喊杀连声,山摇地震。只 见辕门哪吒,登风火轮,摇火尖枪,冲杀而来,势如猛虎。张 桂芳见是哪吒,不战自走。风林在左营,见黄飞虎骑五色神牛, 使枪冲杀进来。风林大怒,”好叛逆贼臣!焉敢夤夜劫营,自 取死也 !”纵青鬃马,使两根狼牙棒来取飞虎。牛马相逢,夜 间混战。且说辛甲、辛免往右营冲杀,营内无将抵挡,肆意纵 横,只杀到后寨,见周纪、南宫适监在陷车中,忙杀开纣兵, 打开陷车救出,二将步行,抢得芒刃在手,只杀得天崩地裂, 鬼哭神愁,里外夹攻,若何抵敌。张桂芳与风林见不是势头, 只得带伤逃归。遍地尸横,满地血水成流。全军叫苦,弃鼓丢 锣,本人踩踏,死者不可胜数。张桂芳连夜败走至西岐山,收 拾败残人马。风林上帐,与主将议事。桂芳曰 :“吾自来提兵, 未尝有败。今日在西岐损折很多人马,心上甚是不乐 。”忙修 垂危本章,打进朝歌,速发援兵,共破叛逆。且说子牙收兵, 告捷回营。众将欢娱,齐声唱凯。恰是: 封神演义 ·338· 鞍大将军如猛虎,告捷小校似欢彪。 话说张桂芳遣官进朝歌,来至太师府下文书。闻太师升殿, 聚将鼓响,众将参谒。堂候官将张桂芳申文呈上。太师拆开一 看,大惊曰 :“张桂芳征伐西岐,不克不及取胜,反损兵挫锐,老 夫须得亲征,方克西土。奈因东南两路,屡战不宁;又见游魂 关总兵窦荣不克不及取胜;方今贼盗乱生,如何是好!吾欲去,家 国空虚;吾不去,不克不及降服 。”只见门人吉立上媒介曰 :“今 国内无人,教员怎样亲征得,不若于三山五岳之中,可邀一二 位师友,往西岐协助张桂芳,大事天然可定,何劳教员操心, 有伤贵体 。”只这一句话,就义修行人两对,封神台上且标名。 不知凶吉何如,且听下回分化。 封神演义 ·339· 第三十八回 四圣西岐会子牙 诗曰: 王道从来先是仁,妄加征伐自沉沦。 趋名兵士如奔浪,逐劫仙人似断燐。 异术奇珍谁个是,争强图霸孰为真。 不如闭目深山坐,乐守无邪养本身。 话说闻太师听吉立之言,突然想起海岛道友,拍掌大笑曰: “只因事烦复,整天碌碌,为这些军民事务,不得宁暇,把这 些道友都忘记了。不是你刚刚说起,几时得海宇清平 。”分付 吉立 :“传众将晓得:三日不必来见。你与余庆好生看守相府, 吾去三两日就回 。”太师骑了墨麒麟,挂两根金鞭,把麒麟顶 上角一拍,麒麟四足自起风云,顷刻间漫游全国。有诗为证: 四足风云声清脆,麒生雾彩映金光, 漫游全国斯须至,方显道教道术昌。 话说闻太师来至西海九龙岛,见那些波浪滚滚,烟波滚滚。 把坐骑落在崖前。只见那洞门外:异花奇草般般秀,桧柏青松 色色新。恰是: 封神演义 ·340· 只要仙家交往处,那许常人到此间。 正看玩时,见一童兒出,太师问曰 :“你师父在洞否?” 此童兒答曰 :“家师在里面下棋。”太师曰 :“你可传递:商 都闻太师相访 。”童兒进洞来,启教员曰 :“商都闻太师相访。 ”只见四位道人听得此言,齐出洞来,大笑曰 :“闻兄,那一 阵风兒吹你到此?”闻太师一见四人出来,满面笑容相迎,竟 邀至里面,行礼毕,在蒲团坐下。四位道人曰 :“闻兄自那里 来?”太师答曰 :“特来进谒。”道人曰 :“吾等避迹荒岛之 中,有何见谕,特至此地?”太师曰 :“吾受国恩,与先王之 托,官居相位,统领朝纲重务。今西岐武王驾下姜尚,乃昆仑 门下,仗道欺公,助姬爆发反。前差张桂芳领兵征伐,不克不及取 胜。奈因东南又乱,诸侯疯狂,吾欲西征,恐家国空虚,自思 无计,愧见道兄。若肯借一臂之力,扶危拯弱,以锄强暴,实 闻仲万千之幸 。”头一位道人答曰 :“闻兄既来,我贫道一往, 救援桂芳,大事天然可定 。”只见第二位道人曰 :“要去四人 齐去,莫非说王兄为得闻兄,吾等便就不去?”闻太师听罢大 喜。此乃是四圣,也是“封神榜”上之数:头一位姓王,名魔; 二位姓杨,名森;三位姓高,名友乾;四位姓李,名兴霸;是 灵霄殿四将。看官:大略神道原是仙人做,只因根行陋劣,不 能成正果朝元,故成神道。且说王魔曰 :“闻兄先回,俺们随 后即至 。”闻太师曰 :“承道兄大德,求即幸临,不成羁滞。” 王魔曰 :“吾把童兒先将坐骑送往岐山,我们即来。”闻太师 上了墨麒麟回朝歌。不表。 且说王魔等四人,一齐驾水遁往朝歌来。怎见得,有诗为 证: 五行之内水为先,不消乘舟不驾船, 封神演义 ·341· 大地乾坤顷刻至,碧游宫内圣人传。 话说四位道人到朝歌,收了水遁进城。朝歌军民一见,吓 得丢魂失魄:王魔戴一字巾,穿水合服,面如满月,杨森莲子 箍,似陀头服装,穿皁服,面如锅底,须似硃砂,两道黄眉; 高友乾挽双孤髻,穿大红服,面如蓝靛,发似硃砂,上下獠牙; 李兴霸戴鱼尾金冠,穿淡黄服,面如重枣,一部长髯;俱有一 丈五六尺长,晃闲逛荡。众民看见,伸舌咬指。王魔问苍生曰: “闻太师府在那里?”有斗胆的答曰:“在正南二龙桥就是。” 四道人来至相府,太师迎入,见礼毕,传令 :“摆上酒来。” 左道之内,俱用荤酒,持斋者少。五位传杯。次日,闻太师入 朝见纣王,言 :“臣请得九龙岛四位道者,往西岐破武王。” 纣王曰 :“太师为孤佐国,何不请来相见?”太师领旨。纷歧 时,领四位道人进殿来。纣王一见,丢魂失魄,“好凶暴像貌! ”道人见纣王曰 :“衲子顿首了!”纣王曰 :“道者平身。” 传旨 :“命太师与朕代礼,显庆殿陪宴。”太师领旨。纣王回 宫。且说五位在殿欢饮。王魔曰 :“闻兄,待吾等成了功来, 再会酒罢。我们去也 。”四位道人离了朝门,太师送出朝歌。 太师自回府中。不表。 且说四位道人驾水遁往西岐山来,顷刻到了,落下水光, 到张桂芳辕门。探马报入 :“有四位道长至辕门候见。”张桂 芳闻报,出营接入中军。张桂芳、风林参谒。王魔见二将欠身 未便,问曰 :“闻太师请俺们来助你;你想必着伤?”风林把 臂膊被哪吒打伤之事说了一遍。 王魔曰 :“与吾看一看。... ...呀! 本来是乾坤圈打的 。” 葫芦中取一粒丹, 口嚼碎了 搽上,立即病愈。桂芳也来求丹。王魔一样治度。又问 :“西 岐姜子牙在那里?”张桂芳曰 :“此处离西岐七十里。因兵败 封神演义 ·342· 至此 。”王

  文档纠错珍藏文档下载协助

  下载源文档(pdf格局,2.22M)

  出格申明:

  下载前务必先预览,本人验证一下是不是你要下载的文档。

  (上传创作收益人)

  :2018-03-29

  (10金币=人民币1元)

  :2.22 MB

  下载过该文档的会员

  这个文档不错

  文档有待改良

  请盲目恪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律例,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用户名:验证码:匿名?颁发评论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771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