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记者再走长征路】6000闽西子弟血染湘江战役

时间:2019-06-17 23:3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剑平 陈强 见习记者 魏其濛 朱彩云 中国青年网记者 叶婉莹

  从闽西到湘江,建国将军韩伟的儿子韩京京曾经走了良多遍。6月11日,他再次来到宁化县赤军长征出发地踏寻父辈的革命脚印。第二天,他又和三明市、宁化县的带领,一同赶到湖南省永州市道县加入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留念馆的落成典礼。

  src=福建省宁化县赤军长征出发地留念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剑平/摄)

  由宁化、清流等1.12万名闽西后辈构成的红全军团第4师和红五军团第34师,别离担任长征中最艰难的前卫和后卫使命。在冲破第四道封锁线的湘江战役中,红全军团第4师牺牲近半;红五军团第34师4000多人壮烈牺牲,另1000多名无法渡江的赤军转战桂北、湘南打游击战,1936年在湘南九嶷山弹尽粮绝大部门壮烈牺牲。红34师100团团长韩伟,是全师独一幸存的团以上干部。

  加入长征的8.6万地方主力赤军中,长汀、宁化等闽西籍赤军占到2.6万人,此中约1.4万人是从宁化县凤凰山、曹坊等地发出。

  宁化县革命留念馆有一块红色的展板非分特别惹人瞩目,上面写着“宁化将士血染湘江”八个大字。韩京京屏息凝望着展板上的图案、文字,久久不肯挪动本人的脚步。

  前卫红4师于1934年11月25日渡过湘江,节制了湘江西岸的界首渡河点,在界首以南的光华铺布防阻击攻敌,颠末七天六夜与敌骁勇撕杀,至12月1日冲破敌军第四道封锁线,保护军委第一、第二纵队渡过湘江,虽然歼敌数千,但自损近半。

  src=建国将军韩伟的儿子韩京京在宁化县接管采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剑平/摄)

  后卫红34师于1934年11月27日在广西灌阳县的文市至水车一耳目突围,是湘江战役中独一成建制根基牺牲的赤军主力部队。

  韩伟昔时跳崖幸存,曾回忆红34师与敌苦战环境:弹药打光了,赤军指战员就用刺刀、枪托与冲上来的仇敌拼杀,杀得仇敌横尸遍野。红34师100团1营有位福建籍连长,在战役中肠子被仇敌炮弹炸出来了,身负轻伤仍率领全连战役。

  红34师师长陈树湘年仅29岁,不做俘虏,用手从伤口伸入腹部,绞断肠子,壮烈牺牲,践行了“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初一滴鲜血”的誓言。

  韩伟在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任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1987年春节期间,韩伟的材料入选解放汗青材料(长征卷)中。听到这个动静后,韩伟将军喝了两杯酒说:“我死了,把我的骨灰送到闽西去”。

  1992年,韩伟将军临终前再次对儿子韩京京说:“我的骨灰要放到闽西去。”

  这位老赤军不是闽西人。韩京京说父亲的心愿是,“我把他们带出来了,现在不克不及把他们带归去,就把本人的骨灰送回闽西,告慰烈士家乡的长者乡亲”。

  1992年8月,韩京京特地从北京把韩伟中将的骨灰护送到闽西革命公墓安放。韩京京说,闽西几百位头发斑白的乡亲身觉地站在路两边说,要驱逐他们的“亲人”回家乡。

  “捍卫苏区有义务,禾口淮土比参军,禾口扩红一千个,淮土一千多两人。”

  6月11日,宁化县革命留念馆讲解员陈端用本地客家话和通俗话演唱了昔时扩红宣传的歌谣,并讲述了本地老苍生口口相传的扩红故事:禾口区(现石壁镇)和淮土区(现淮土镇)苍生角逐插手赤军,原定招收1000人名额已满,因为淮土区的新婚佳耦苏芹英和张恩铜坚定要求报名加入赤军,淮土区以1002人的成就胜出。

  参观宁化县革命留念馆后,韩京京说,他的父亲韩伟昔时就是闽西苏区扩红团长,带动组织了一多量青丁壮加入赤军。

  据统计,在1929年3月至1934年10月,宁化苏区积极响应地方和省委号召,普遍开展扩红突击活动,全县13万多生齿,就有13700多人加入革命,被福建省苏维埃当局授予“扩红”榜样区,并上演了兄弟同参军、父子齐上阵、夫妻一条心的浩繁动人排场。

  长汀县四都区圭田村的苍生把唱十月妊娠的妊娠调改为扩红歌谣《送郎当赤军》,此中唱到:“送郎当赤军,勤奋去革命,艰辛奋斗为国为民。”从1931年至1934年,长汀共有17200余人加入赤军。该县红坊区80%的青丁壮都加入赤军。

  src=老赤军黄承衍之子黄永昌在宁化县凤凰山赤军长征出发地的赤军街上踏寻脚印。(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剑平/摄)

  宁化县石壁镇石壁村被称为“三明革命烈士第一村”。昔时有116户980人,此中96户138人加入赤军,成为三明地域加入赤军最多的村庄之一。

  在湘江战役留念馆,宁化县淮土镇桥头村老赤军黄承衍之子黄永昌特地用从宁化带来的酒酿祭拜牺牲的闽西后辈。他说:“我父亲黄承衍虽然没无机会去了,但我代表他和老前辈们去了,算是了了父亲的一个心愿。”

  黄永昌说,黄承衍于1932年编入红九军团通信营,为即将从于都出发长征的红戎行伍送信。因为原部队即将转移,黄承衍送信到总部保镳营后跟着保镳营一同长征,一路上九死终身。

  “相对于闽西后辈为湘江战役打后卫,保镳营的战役没有那么惨烈。不然,我父亲可能早已牺牲。”黄永昌感伤地说。

  2017年,黄永昌和几位情投意合的同窗一路,循着昔时赤军的脚步重走长征路。他们从宁化出发、在于都渡河,颠末湘江战役遗址、遵义会议旧址、四渡赤水,翻越夹金山、腊子口,过草地,最初达到陕北。

  src=宁化县革命留念馆讲解员陈端在引见宁化后辈加入湘江战役的悲壮一幕。(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剑平/摄)

  重走长征路,黄永昌最大的感触感染是“国度变化很是大,老苍生糊口好了”。在出发前,他曾担忧有个体处所的道路欠好,走不了,现实证明这种担忧是多余的。

  “赤军昔时长征颠末的处所,已不是过去的穷山恶水,每个村庄都扶植得很是标致,路面都软化了很好走,老苍生的糊口都变好了。”黄永昌说,“这恰是赤军长征的初志”。

  作者:李剑平 陈强 魏其濛 朱彩云 叶婉莹

  义务编纂:张胶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1007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